“顾佳”的家庭财产保卫战

《三十而已》的热播引爆了舆论话题,许多人似乎都能从剧中的三位女主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仿佛她们经历的家庭和事业上的各种人生大考也是自己正面临的生活困境。其中,顾佳作为烟花公司老板娘以及人妻人母,努力身兼数职,要照顾家庭、管理公司,还要开拓新业务,从头到尾处于辛苦和焦虑之中。顾佳一直说,她家的烟花生意是坐在火药桶上,因为夫妻俩的好朋友就是因为其烟花工厂发生爆炸并造成人员伤亡而锒铛入狱。然而,纵使顾佳小心谨慎,自己家最后也未能幸免于难,不得不变卖家产,偿还烟花公司的债务。 

现实中,不乏类似顾佳夫妻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热闹褪去后,我们不妨冷静思考这部热播剧折射出的法律问题,或许能带给企业家们新的启发。限于篇幅,本文先以部分情节讨论剧中的家庭财产保卫问题。 

一、家庭财产和企业财产之间进行各种“拆借”,导致家企财产不分

情节一:烟花公司失去了大客户万老板的单子,公司的资金链面临断裂。顾佳和许幻山为了公司能够正常运转,将自家的房产抵押给银行贷款,筹款帮助公司渡过难关。

情节二:顾佳收购了一家茶厂后发现该茶厂经营不善面临倒闭,顾佳不仅再次抵押了房产,还从烟花公司账上支取款项,支持茶厂。

根据我国《公司法》,有限责任公司在法律上是独立的法人,公司法人的人格独立于任何个人,包括公司的股东或法定代表人,主要体现在公司有独立的财产、能够以其全部财产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基于这种法人人格独立性,公司经营过程中发生的债务,债权人也只得向公司主张债 务,而不能简单地直接向股东追偿。可见,公司法赋予公司法人独立人格,并维护公司股东有限责任,保护和鼓励投资,从股东角度则保障了股东个人(家庭)财产的安全。

然而,我国《公司法》第二十条对公司人格否认作了特别规定,若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根据《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实践中常见的“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的行为包括人格混同、过度支配与控制、资本显著不足等。该等家庭财产和企业财产之间的“拆借”将可能导致股东与公司被认定构成了“人格混同”,从而可能导致当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公司债权人的债权时,股东要承担连带责任。

回顾《三十而已》,虽然剧情没有介绍,但台词提到了“佳美烟花”和“公司”,按照一般情况,猜测顾佳夫妻创办的烟花公司从法律组织形式上应是有限责任公司,且下设有位于湖南的烟花厂。既然佳美烟花设为有限责任公司,顾佳夫妻应该主动将家庭财产与公司财产划清界限,这样发生债务时才能避免家庭财产受到牵连,由公司承担相应责任。剧中,无论是抵押家庭房产寻求贷款资助企业(尤其是假设在没有分清股东出资或股东借款并妥善进行财务处理的情况下),还是将企业财产作为股东的小金库,不难看出,顾佳夫妻可能在家庭财产和企业财产之间进行各种“拆借”,以解决企业或家庭的经济问题。企业和家庭财产区分不清,其实是企业家家庭财富保卫的大忌。剧中,顾佳夫妻变卖家产,归还企业债务可能是为了剧情设计需要,但从法律角度分析,却也是“不谋而合”。

现实中,民营企业融资时,投资方为了降低自身投资风险,可能要求民营企业的股东或实控人提供担保等作为增信手段。即便如此,股东或实控人也不应忽视对个人及家庭财产的风险防范,要尽可能在相关法律文件中设置风险隔离或缓冲机制。比如,避免自身直接作为义务(如股权回购义务等)承担主体(尤其是首要义务承担主体),设定担保范围、限额,避免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等,并适时地事先采用相关财富管理工具(参见第四部分)提前进行财产规划。


二、“夫妻制公司”未采取行之有效的家企风险隔离措施,进一步加重了家企连带责任风险

情节一:顾佳为了控制烟花厂的经营风险,希望开拓更安全的产业以实现风险分摊,包括盘下甜品店以及后期收购茶厂做“空山茶”。

情节二:顾佳和许幻山签署离婚协议当下,烟花厂发生了爆炸,顾佳最后为妥善安置事故后续事宜关闭了公司并变卖了家庭资产。

通过情节一可以看出,顾佳已经意识到了烟花公司风险巨大,为了控制风险,她积极开拓新的产业,希望能找到新的投资领域,以隔离烟花公司可能会给家庭带来的风险。然而,遗憾的是,情节二中顾佳却要通过变卖家产还债,甚至未能守住自己的那套房子。

烟花公司是顾佳夫妻共同的心血,是双方多年前“共同找到的人生方向”,根据剧中细节我们假设烟花公司是顾佳夫妻共同出资作为股东设立的“夫妻制公司”。对于“夫妻制公司”问题,《公司法》没有明确规定,根据目前的司法实践,夫妻股东就家庭财产独立于自己公司的主张应承担更大举证责任,如果举证不力,则夫妻股东应以自身财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剧中,虽然没有提及因家企风险隔离措施不到位,导致以家庭财产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实践中已经有不少法院做出了类似判决。比如,广东高院曾有判例指出,在无法充分证明“夫妻制公司”的财产与夫妻共同财产相互独立的情况下,“夫妻制公司”实质上为一人公司,夫妻双方应对“夫妻制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最高院的最新裁判(案号:(2020)最高法民申1515号)认为,夫妻股东成立公司,案涉债务纠纷发生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公司设立时未向工商登记部门提交分割财产证明,且夫妻股东不能证明其家庭财产独立于其公司的财产,则夫妻股东二人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进而,即使夫妻股东离婚,双方仍然应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制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可见,在“夫妻制公司”结构下,企业家更应注重家企财产与风险的隔离,以及相关证据资料的固定和留存,例如公司设立登记时,提供财产分割的书面证明或协议以证明夫妻双方以各自拥有的财产作为出资。注重家庭和企业在决策、财务、收益、人员等多方面相互独立。同时,亦可考虑调整股权架构,从根本上改变“夫妻制公司”结构,例如,考虑采取股权激励方式,在不影响控制权情形下分散小部分股权等。


三、企业开拓多产业经营,如未隔离板块之间的风险,可能因个别企业经营风险累及其他企业甚至家庭财产

剧中,顾佳除投资烟花公司外,还收购了茶厂。在受让茶厂初期,顾佳从烟花公司账上支取款项(包括订单首付款)支持茶厂。剧终,在烟花公司债务清偿完毕且公司注销后,顾佳一心经营茶厂并获得成功。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相关款项的支取未经合规程序(股东分红、出资、借款等)并妥善进行财务处理,倘若顾佳无法清偿烟花公司债务,则顾佳的茶厂还可能被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8年第10期(总第144期)指出,存在股权关系交叉、均为同一法人出资设立、由同一自然人担任各个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关联公司,如果该法定代表人利用其对于上述多个公司的控制权,无视各公司的独立人格,随意处置、混淆各个公司的财产及债权债务关系,造成各个公司的人员、财产等无法区分的,该多个公司法人表面上虽然彼此独立,但实质上构成人格混同。因此损害债权人合法权益的,该多个公司法人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民营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通常会拓展业务领域,由单一化经营转为多元化经营。但尝试开辟新的业务具有一定的风险,如运营不当(包括各企业之间在人员、业务、财务等方面出现混同),不仅导致新业务的失败,甚至可能将主业乃至家庭财产拖入债务泥潭。因此,企业家应当注意合理设置企业股权结构,避免累及其他公司,甚至家庭财产。

四、提前规划,打好家庭财产保卫战

企业和家庭之间、企业和企业之间应该进行必要的股权结构调整以及企业治理优化、借助必要的财富管理工具,铸造一道防火墙,防止互相牵连,尤其是防止单个公司经营中的风险威胁家庭的安稳与家庭成员生活的质量。

1. 优化企业股权结构,夯实企业治理

 为了有效地隔离家庭财产与企业的风险,建议企业家视需要考虑进行企业架构调整,比如进行企业股权结构的调整、集团企业的重组,实现家企财产界定、家企财产和风险隔离、轻重资产的隔离,在实现风险控制的同时,为未来的企业传承做准备。同时,还建议企业家检视各企业的企业治理,以完善企业治理结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视需要选任职业经理人,以实现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避免企业家个人或家庭财产被判对企业债务承担责任。          

2. 借助必要的财富管理工具

对于企业家而言,在完成股权结构调整以及优化公司治理以后,便可以借助必要的财富管理工具,进行财富的保护和传承。


结语:

生活中的顾佳似乎拥有超能力,每次遇到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但她最终的命运却略带遗憾。实践中,不乏企业家被判以其个人或家庭财产偿还企业债务的案例。因此,希望更多的民营企业家们能提前考虑做好家企资产界定和风险隔离、强化企业治理、并提前做好财富规划,防患于未然


作者:

陆易

cllu@qinlilegal.com


曲晓琨

seanqu@qinlilegal.com


程一寒,王心玥,王洁


 

 

 

 

 

 

 

 

 

 

 

 

 

 

 

 

如欲垂询更多信息,请联络:

陆易

陆易

合伙人

上海 电话:+86 21 6141 1488
邮箱:cllu@qinlileg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