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商事争议解决体系的变革序幕拉开

 

 

作者[1] 

 

陈朕  

codychen@qinlilegal.com 

 

曲晓琨 

seanqu@qinlilegal.com 

 

 

 

 

 

国际商事争议解决体系的变革序幕拉开

 

长期以来,国际商事交易的当事方倾向于选择仲裁作为争议解决的方式。这其中有当事方对其他国家司法裁判体系的不了解、不信任等原因,但更多还是源于仲裁裁决相较于司法判决在全球范围内承认与执行的高效性和便捷性。近期两部关于国际商事争议解决的国际公约的诞生,有望对上述国际商事争议解决现状带来变革性的影响。

 

《承认与执行外国民商事判决公约》 

 

201972日,海牙国际私法会议第22届外交大会通过了《承认与执行外国民商事判决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in Civil or Commercial Matters,下称“《判决公约》”)。乌拉圭于大会闭幕式当场签署该公约,成为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签约国,公约将于2个国家签署后依公约之规定而生效。

 

《判决公约》和2005630日海牙国际私法会议第20届外交大会通过的《选择法院协议公约》(Convention on Choice of Court Agreements,下称“《选择法院公约》”)旨在构建国际民商事诉讼管辖与外国判决承认和执行的全球性统一规则。《选择法院公约》已于2015101日生效,欧盟已正式加入该公约,中国、美国等国家也已签署公约,等待各自国内法律程序批准后正式加入。《选择法院公约》适用于国际民商事争议案件中当事人就争议事项签订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的情况下,被选择的缔约国法院所作判决根据《选择法院公约》应当在其他缔约国间得到承认与执行。《判决公约》系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在《选择法院公约》基础上作出的进一步努力,旨在全面确立一国民商事判决在缔约国之间得到承认与执行的统一规则。

 

 

 

《判决公约》对国际民商事争议解决体系而言具有里程碑意义。以中国为例,目前中国法院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依据一般只有两种:一是中国与其他国家签订的双边司法协助条约,二是互惠原则。目前中国与30多个国家签订了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双边司法协助条约,但其中不包括与中国商事交易往来频繁的美国、欧盟部分主要国家,现有双边司法协助条约体系难以为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提供足够支持。未与中国签订涉及相互承认与执行法院判决的双边司法协助条约的国家,中国法院会按照互惠原则判断是否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目前司法实践中中国法院一般采用“事实互惠”的标准,即只有作出判决法院所在国已经存在承认和执行中国法院判决的事实,中国法院才会考虑承认与执行该等外国法院判决,而且结果仍存在不确定性。《判决公约》的诞生将为创立一个相互承认与执行缔约国法院判决的广泛网络带来可能性,并将使得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在统一的国际规则下变得更加高效便利。


《联合国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

20181220日,联合国第73届大会决议通过了《联合国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Agreements Resulting from Mediation,下称“《新加坡公约》”),《新加坡公约》首次开放签署将于20198月在新加坡举行,并将于3个国家签署后依公约之规定而生效。

调解,是除诉讼、仲裁之外的另一种替代性争议解决方式。相较于诉讼和仲裁,调解更具柔性,强调以非强制的自愿友好协商为基础,在调解机构/调解员不作出判决、裁决的情况下通过达成和解协议而解决争议。

根据我们的观察,尽管采用调解作为国际商事争议解决方式的案例与诉讼和仲裁相比数量较少,近年来实践中越来越多地出现采用调解替代诉讼和仲裁的情况。新加坡国际调解中心、香港和解中心等机构已经具有较多商事争议调解的经验,就中国内地而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等仲裁机构,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调解中心、上海经贸商事调解中心等调解机构也已经在从事商事争议调解业务。

《新加坡公约》旨在就国际商事争议的解决构建一套跨国直接执行经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的机制,而无需额外通过诉讼、仲裁程序对和解协议进行确认。《新加坡公约》可能会极大地促进调解在国际商事争议解决领域的发展。当然,从中国现行法律与实践的角度看来,调解作为一种替代性争议解决方式也存在着推广障碍,因为即使当事方达成调解合意(调解协议或调解条款),也不能形成对适用诉讼或仲裁解决争议的排他性,这种争议解决方式和程序的不确定性,将可能阻碍商事交易当事方把调解作为首选的争议解决方式。

 

《判决公约》和《新加坡公约》对国际商事争议解决体系的影响

诉讼、仲裁和调解是国际商事争议解决的三种主要方式。《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l Awards,下称“《纽约公约》”)极大地促进了仲裁在国际商事争议解决领域的发展,外国仲裁裁决目前可以依据《纽约公约》在包括中国、美国、欧盟主要国家在内的159个国家得到承认和执行,这为仲裁带来巨大优势,使得仲裁成为目前最常用的国际商事争议解决方式。

与仲裁相比,调解同样具有类似的灵活、保密、高效等特点,在一些具体案件中当事方可能更容易接受调解柔性的争议解决方式。比如在海外EPC工程承揽项目中,无论诉讼还是仲裁都很难避免导致工程建造期限的延误,而采用调解则可能在不影响工期的前提下解决双方的争议。

在国际商事争议解决领域,传统上通常认为仲裁相较于诉讼具有更便捷高效的优点。然而实践中,越来越多的当事人发现,在特定情形下诉讼较仲裁亦有相应优势。以中国的仲裁和诉讼程序法律与实践为例,中国的仲裁机构无权进行财产和证据保全,而必须经由仲裁机构转交法院裁定进行保全。实践中仲裁申请程序与保全程序衔接不善的问题层出不穷。因此,如果一方预见在出现争议的情况下需要快速有效地保全合同相对方的有关财产和证据,那么从保全效率和效果的角度看,诉讼可能更有助于实现上述目的。此外,中国法院一般实行两审终审制,这一点亦非全为诉讼之劣势,因为较仲裁而言一方当事人在败诉情况下将拥有更多的救济机会。


《判决公约》和《新加坡公约》的诞生,有望在跨境承认与执行层面使得诉讼、调解与仲裁原有的优势持平。在此背景下,国际商事交易的当事方将有机会重新审视诉讼、仲裁、调解各自的优劣势,结合个案综合考量为合同选择最合适的争议解决方式。


国际商事争议解决体系的变革序幕已经拉开,《判决公约》(及《选择法院公约》)和《新加坡公约》能否成为国际商事争议解决体系的变革力量?未来诉讼、仲裁和调解能否并驾齐驱?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由上海勤理律师事务所为本所中国大陆及香港之客户及员工编制,内容只供信息提示与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所对相关事项的全部理解,也不构成任何法律建议。在您就本文中涉及的事项做出商业决策前,请务必咨询合资格的专业顾问。如欲垂询有关本文的资料或其它意见,请联络:

 

叶伟文  

资深全球顾问

patyipqinli@qinlilegal.com

 

 

 

陈朕 

codychen@qinlilegal.com 

 

费亚力 

alexfischer@qinlilegal.com 

 

贾维恒 

weihengjia@qinlilegal.com 

 

陆易  

cllu@qinlilegal.com 

 

马骋 

roma@qinlilegal.com 

 

宋姣琳 

jolsong@qinlilegal.com 

 

葛向阳  

xyge@qinlilegal.com 

 

韩桢  

zhenhan@qinlilegal.com 

 

刘萍  

liuping@qinlilegal.com 

 

 

 

 

 

 

 

  关于上海勤理律师事务所

上海勤理律师事务所是Deloitte Legal*全球网络成员。上海勤理律师事务所编制、发布了本《法律评论》系列刊物,对较为常见的法律问题以及最新进展进行介绍与评论。上海勤理律师事务所定期与政府部门及权威机关就新近出现的法律问题及相关发展进行沟通及商议,并针对相关问题撰写深入评析,提供专业意见。如欲垂询,请联络:

 

上海勤理律师事务所

中国上海市延安东路222

外滩中心15

邮政编码:200002

电话:+86 21 6141 1718

传真:+86 21 6141 1758


www.qinlilegal.com


*Deloitte Legal”泛指联盟于德勤有限公司成员所并提供法律服务的全球网络。

 

 

如欲索取本文的电子版或更改收件人信息,请电邮至 inquiries@qinlilegal.com 


或传真至+86 21 6141 1758




[1] 周之翔,杨哲榆,彭琪对本文亦有贡献。